������֮Դ�����Ƽ����޹�˾λ�ں��ϳ�ɳ��������2001�꣬��˾�����ϴ�ѧ�����ϴ�ѧ������ũҵ��ѧ�ȸ����У�г��ڼ�����������һ�Ҽ����п����������ѯ���������졢��װ���ԡ���Ӫ������һ��ĸ߿Ƽ�����������ҵ��

财政部副部长朱光耀31日表示,中国的债务水平公开透明,总体风险可控但挑战仍存,需要警惕企业债务增长过快等问题。

“imf曾披露2015年中国非金融4万亿元,占40%;而中国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nfid)对外披392%。可以看到,两者的总量基本一致,占比的差异主要来自统计方法的不同。”朱光耀是在当日于北京举行的全国会计领军(后备)人才第十一次联合集训上作出上述表示的。

数据同时显示,imf和nfid在中央政府债

制造业pmi两年来首次回升至51%以上,非制造业商务活动指数为今年来最高。多数海外媒体与分析师认为中国经济进一步稳定,这将缓解市场对中国经济下行压力的担忧。

“毫无疑问,中国经济今年恢复得很好。”摩根士丹利执行董事兼新兴市场首席股票策略师加纳(jonathangarner)对周二公布的数据做出了如此点评。

商业内幕网(businessinsider)的报道认为,产出强劲,国内订单超过海外订单,虽然通胀压力有所上升但失业人数放缓。所有的点都指向了目前中国经济运行良好,意味着也许中国政府无需再额外施加

 

到2030年,传统银行及其可能消失。受宏观经济下行压力、金融脱媒进程加快、金融等因素综合影响,今年以来我国银行业盈利能力持续下降,经营转型已是迫在眉睫,而从信用中介向信息中介转变,或是未来银行业经营转型的方向。

当前我国银行业经营面临30年未有之变局。从宏观经营环境分析,我国正处于经济结构战略转型进程,新经济增长动能仍在培育,信贷资金布局既不易清晰把握方向也存在较大风险,同时也遭遇直接融资方面巨大的挑战;利率市场化导致存贷利差失去制度保护,全球范围内较长时间内低利率环境也将进一步压缩银行业净息差水平,传统上依赖贷款规模驱动的经营模式不可持续;我国银行业尚未完全经历完整经济周期冲击,表内外资产质量劣变风险仍将持续释放,资本损

财政部等相关部门已经打出严控隐性债务的组合拳。种种迹象表明,一场席卷全国的地方债摸底和整顿正在拉开大幕,建立地方债应急机制等也已经列入时间表,年内有望完成。

近两年,以“堵

查看全部← 返回更多阅读

在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的同时,注重抑制资产泡沫和防范经济金融风险。”近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分析研究当前经济形势和经济工作时,在货币政策方面再次用了“抑制资产泡沫”的表述,引起了市场关注。

楼市躁动引发房贷激增,货币信贷须防控风险

政策因问题而生,新问题引发政策新考量。

“今年以来部分城市房价上涨过快,带动房贷激增,而实体经济贷款疲弱。任其发展不仅会加大金融风险,而且不利于实体经济健康。这必然会引发货币政策的新考量。”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信息部副主任王军分析。

统计显示,9月份全国70个大中城市中64个城市新建商品住宅价格同比上涨,部分热点城市涨幅达到三四成;前三季度全68万亿元,特别是7月份房贷成为新增贷款